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: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

首页 >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

锡城女代驾不足百人,曾有“保时捷男”送她回家

2019年04月12日 10:49

晚上8点至10点的湖滨商业街,一间间餐饮店里的食客们在推杯换盏,商业街的空气中弥漫着喧嚣的味道。此时此刻,有一群人也在这条街上,他们不是食客,也不是过路人,而是守候者。他们头戴头盔,身穿印有特定LOGO的马甲,坐在可以折叠的电动自行车上,目光从一间饭店跳到另一间……这是专职代驾师傅韩红勇、帅赛、徐倩和同行们的日常,他们早已习惯等待,习惯夜色。

追求 不受约束收入满意

47岁的韩红勇是无锡本地人。4年半前,他成为一名专职代驾者,此前他只是兼职做做代驾,主业是开车跑业务。“后来发现做做还可以,收入也不错,就不跑业务了,专职做起了代驾。”韩红勇说,代驾这份工作最吸引他的是高收入,每个月收入过万,再加上到处跑跑“感觉像玩儿似的”,让他很喜欢代驾这份工作。

28岁的帅赛是江西人,几年前来无锡后在一家机械厂上班,3年前辞职做起了全职代驾。“收入高”是帅赛决定做全职代驾的主要理由,现在他每个月收入有1万多元,是原先工作收入的一倍多。

除了“高收入”外,吸引韩红勇和帅赛的还有自由,不受约束、不用每天打卡的生活,让他们十分满意代驾这份工作。

作息 昼伏夜出不觉辛苦

韩红勇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晚上7点至凌晨2点,前半段他的“工作地点”主要在各大饭店门口,晚上10点之后的后半段时间,他的“工作地点”会转移至酒吧、KTV等娱乐场所附近。“晚上八九点要代驾的人很多,守在饭店旁等到客人的几率很高。”韩红勇说,他经常在家附近的古罗马大酒店、友谊大饭店等旁边守候,常常都有收获。过了凌晨2点,几乎没什么单子可接了,韩红勇骑着自己的可折叠电动自行车,向家的方向奔去。到家后已是凌晨3点左右,有时客人的目的地较远,回到家还要更晚。

相比韩红勇,帅赛要早1个小时出门接单,晚上6点就开始工作了,平均每天能接4—6单。与韩红勇“打烊”的时间一样,帅赛也选择凌晨2点结束接单,到家后开始睡觉,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三四点,起来之后稍作休整,又接着开启新一天的代驾之旅。

虽然昼伏夜出、黑白颠倒,但是韩红勇和帅赛都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,也不觉得累。“我们只不过是把别人晚上的休息放到了白天,只要白天休息好也一样。”韩红勇说。

青睐 女代驾有时挺受欢迎

31岁的无锡本地人徐倩是锡城为数不多的女代驾中的一员。2014年之前,她是做人力资源工作的,后来兼职做了一段时间代驾,发现收入比较可观,于是在2014年辞职做起了专职代驾。2014年下半年,徐倩先是去了锡城一家代驾公司,但订单量不是很多。后来随着2016年滴滴代驾在无锡上线,徐倩成为了滴滴代驾的一员。

工作时间是晚上到凌晨,天天与“夜色”打交道。徐倩一开始也有些担心,但是她对无锡的治安还是挺有信心的,再加上做得时间久了,她的顾虑便渐渐打消了。不过,徐倩偶尔也会遭遇客人言语上的调戏,但徐倩认为这不算什么大事儿,“毕竟喝了酒,可以理解。大多数客人素质还是比较好的。”

徐倩很喜欢代驾这份工作,一方面是因为收入高,做代驾之后,徐倩在清扬路繁华地段贷款买了房子,“现在的收入让我有勇气贷款。”另一方面是时间自由,可以照顾孩子和家庭,现在徐倩下午会去接孩子放学。

“我刚开始做代驾的时候,女代驾特别少,现在多一些了,但总体也还是较少。”徐倩说。不过,女代驾有时不但不会被歧视,反而更受青睐。徐倩说,有一次她和一帮男代驾在湖滨商业街等客人,有客人出来后,大家同时凑上去,结果那个客人点名说“让这个小妹妹来开”。

偶遇“保时捷男”送她回家

最开始做代驾的时候,徐倩的交通工具是滑板车,有时也会完全靠步行,现在的交通工具是折叠式电动自行车。有一次,徐倩将一名客人送到安镇后,从安镇步行了3个多小时才到家。让徐倩感动的是,在她的深夜归途中,她也曾遇到一些好心人,这些好心人主动将她免费送回了家。其中一次也是在安镇往家返的路上,当时已是凌晨1点多,徐倩驾着小小的滑板车刚上锡沪路,这时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减速停下来,“司机对我说你这样太慢了,我送你吧,然后还问我住在哪里,要把我送回家,后来我让他把我送到了广益那边,离家就不远了。”在和司机聊天中,徐倩才知道,对方住在查桥,就在安镇附近,特意将她送到广益后再往回赶。

采访获悉,目前无锡市场上女性代驾不多,以无锡市场上份额最大的滴滴代驾来说,仅有40名左右女代驾。行业内人士粗略估算,整个无锡市场上的女代驾不足百人,她们服务的对象95%以上是男性。“代驾这行比较辛苦,晚上工作相对而言风险较高,家里人一般不同意女性出来做代驾。”滴滴代驾无锡相关负责人说。

收入“小费时代”远去

代驾之所以收入高,还有一个原因是:客人有时会给小费,有时小费甚至是代驾费的几倍。徐倩说,她喜欢做代驾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:常常会有惊喜。客人觉得她开车开得好或是跟她聊得投机,就会给小费。几年前,给小费是很常见的,有三五次,徐倩甚至拿到了高达几千元的小费,还有一次徐倩送一个客人到外地,费用是300多元,到达目的地后,客人给了她1180元。还有些时候,客人直接给整钞,不需要找零了,这些对于代驾者来说,都是额外的收入,也是让他们“扎根”代驾行业的动力。不过,现在徐倩收到小费的次数没有以前那么多了。

帅赛和韩红勇现在也难得收到小费。“都是手机支付,手机上支付一般是多少钱就给多少,相比以前付现金那会儿,现在基本上很少有小费了。”帅赛说。虽然小费少了,但帅赛认为手机支付方便快捷,是一种趋势。

严谨 想做代驾得过五关斩六将

虽说代驾很辛苦,但并不是想做就能做得了的。像徐倩、帅赛等人,都是过五关斩六将,经过层层筛选,才有了做代驾的资格的。滴滴代驾无锡相关负责人介绍,想要成为一名滴滴代驾,除了有5年以上驾龄外,还要经过诸多环节的考验才可以:报名后首先会“政审”,看申请者有无犯罪记录;通过“政审”后要进行面试,查看申请者有无文身、身体条件是否符合;通过面试后需要到驾校进行科目二考试,90分以上才算合格;通过科目二考试后,要进行做单流程、服务流程等相关培训;培训结束后要进行模拟演练;最后要进行笔试。所有环节全部通过后,才能成为滴滴平台上的一名代驾,而这样一轮考核下来,60%的人会被淘汰掉。

因为好不容易才“通关”,好不容易才拿到一个滴滴代驾线上的账号,代驾者们都很珍惜这一“名额”,开车时会小心翼翼,尤其是接到豪车的单子时,更是慎之又慎。“开豪车时速度会尽量慢点,比如在高架上别人开到时速80公里,我只开60。”徐倩说。帅赛也表示,开豪车时会给车子留出更多的空间,“比如一般距离路牙50厘米即可,开豪车时会距离1米,倒车时本来一把就能倒进去,开豪车时就倒两把。”

市场 代驾需求不断增多

据了解,随着市民安全意识和规则意识的提升,绝大多数人喝酒以后不再开车,因此代驾市场需求越来越多。据悉,在无锡市场上,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代驾服务提供商分别是滴滴代驾、e代驾和爱代驾。

滴滴代驾2016年3月起在无锡上线了代驾服务,目前有司机千余人。滴滴代驾相关负责人介绍,滴滴代驾司机在服务时,必须携带工牌、后备箱垫、坐垫套、手套、马甲、骑行头盔等装备,以提升用户体验。滴滴平台会定期对司机进行安全培训,并邀请交警等相关部门给司机上课。在代驾司机的安全保障方面,滴滴代驾平台上诞生的每一笔订单,司机从接单至服务结束全程都可以享受保险保障。滴滴代驾线上系统还开通了“到家报平安”功能,司机到家后必须要点击“我已到家”,让公司知晓。如果没有点击,在一段时间之后,客服会电话联系司机或司机的紧急联系人,以确认司机处于安全状态,如果通过各方都联系不上,则会报警。

(晚报记者 李忠兰/文、摄)

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jnwb.net/2019/0412/128552.shtml